旭潤|LOFTER(樂乎)



放假最后一天,祝大家國慶快樂,廢人復健一下,本來想一口氣碼完,但發現碼不完,那就先來個上快樂一下吧


*此旭鳳叛逆,無敵戀愛腦戰勝媽寶,此潤玉白月光到底,注意避雷

是HE不用懷疑



1.

旭鳳登臨天位的那一年,他的父帝太微被囚神霄九宸島,他的母神荼姚自請流放蛇山,而他的兄長,他的兄長夜神潤玉已死了數千年。

九重天最尊貴的人家,如今凋零四散,就剩旭鳳一個孤家寡人……哦,外帶個幾萬年不著調的月下老兒狐貍仙。

六界不太平,旭鳳終日忙忙碌碌,他本不是個擅長縱橫捭闔為帝之道的人,平生覺得干得最順的事是放火,他身是火鳳,一道流星似的展翅過天際,便能燃徹蒼茫大地,如今卻只能斂羽立王座,聽臺下諸仙眾說紛紜,每每這個時候他就極思念過世的兄長,可惦念一會兒心里又悵然若失,他拉著張臉便顯得嚴肅,往往也就是這幅表情倒是讓御下的各位神仙大能更加起勁,總也嘚吧嘚吧沒個完。

某日朝會散了,天清氣朗,旭鳳決意偷暇半日,待遣走燎原君并一旁仙侍,他便踏著晴光閑游向天宮偏僻處而去。

旭鳳要去的這地方,名喚璇璣宮,璇璣北斗,龍辰帝象,聽上去合該是個尊貴之所,然而親眼一見這墻這瓦與天界其他雕梁畫棟相比卻委實清寒了些。

璇璣宮無人把守,平時也沒人會來,旭鳳大喇喇地背手入內,一眼便瞧見趴在墻根處的一團白色小云朵,待他走近了,那朵云便動了動抬起頭來,見了是旭鳳,又給重新埋下去了,它這動作行云流水,敷衍得明明白白,旭鳳咬了咬后槽牙,屈指輕輕敲了敲它已長出斑斕鹿角的腦袋,“小夜貓子,昨夜又上哪兒去吃獨食了?”

旭鳳口中的小夜貓子,實乃魘獸,長得雪白可愛,卻是個愛食人噩夢的家伙,昔日曾是夜神的愛寵。

這小東西有脾氣得很,擺頭就甩開了旭鳳的手,挪了挪身子便又要睡去,旭鳳只得耐下性子哄它,等魘獸終于被旭鳳請出門,愿意賞臉帶著旭鳳溜達時,日頭已經向下斜了斜。

他兩一人一獸轉悠天界的場面每隔幾月便會上演,倒也不是旭鳳不干人事非拉著晝伏夜出的魘獸白日放風,萬物有靈,日照而生,魘獸再另類,一屆仙獸也是需得曬曬皮毛才能多多蘊化靈力啊。

這日旭鳳照例放了魘獸在落星潭畔玩耍,自己則往旁邊青石處一靠,看起書來。

他看的這書,包了個六界志異的外皮,里頭內容卻讓人心驚膽戰,盡是些聚靈還魂,起死回生的禁術著述,字里行間藐視逾越天界法度不知凡幾,這要是給天界那些個迂腐仙們知道了,怕不是人人都要寫本折子參上旭鳳一遭。

小風細細吹,池水粼粼動,旭鳳懶了骨頭書頁翻得越發慢,正當他近乎到了瞇眼打盹兒的時候,不遠處卻傳來一陣響動,想是魘獸又和什么仙侍撞上了,旭鳳原是準備靜觀其變,然而當他透過那楹夢樹的條條垂絮看見魘獸正咬著一人的衣袖兩相拉扯時,他驀的渾身一僵,連呼吸都停窒了。

滄海復桑田,斗轉又星移,他等一故人日日夜夜,如今——

“……潤玉?!边@個天界無人敢提的名字,在旭鳳嘴邊裹了幾轉,終于惶惶然被念了出來。

2.

潤玉其人,人如其名,是個待人接物都溫溫和和的仙兒,這樣的性子,原該是極討人喜歡的,可惜潤玉寡親少友,萬把年來在天界像只離群索居的孤鸞,總是形單影只,唯獨有個弟弟尚還說得上話。

而即便是這弟弟,兩兄弟間能搭得上話也委實不容易。

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這天界往前追溯,還是先帝太微掌權的時代,鳳凰那時也就是個哥哥往前一拋紅線團子他又給叼回來就能開心玩一萬遍的主,這種小游戲常讓天后身邊的仙侍丟紅線球丟得生無可戀一副迫于生計的樣子,唯有潤玉陪他玩得盡興,既不假惺惺地堆笑,也不對著個小屁孩阿諛奉承,一來二去旭鳳便開始粘著潤玉,待荼姚反應過來時,旭鳳已經是個三天見不著哥哥就要大哭大鬧的纏人精了。

纏人精旭鳳是天界一道獨特的風景線,如同綴在潤玉身后的一條小尾巴,總要哥哥這樣,或者哥哥那樣,時不時還會哭上兩下,對于他的小哥哥潤玉而言也算十成十磨人了。

相比于開心時總愛大聲嚷嚷類似我天下第一喜歡玉玉哥哥這類羞人話語的磨人弟弟,其實一開始時,驚人早熟的潤玉對他弟弟的感情是很復雜的。

若是沒有旭鳳,若是偌大天界只他一個父帝的孩子,他的生活會與現在不同嗎?這樣的想法也不是不曾朦朧生出過。

彼年,旭鳳已在文曲星處習文頌詩時,潤玉只有庭生蔓草的璇璣宮一座,想來潤玉第一次鼓起勇氣往省經閣去的時候,也不過只是為了能多識幾個字而已,那時旭鳳課業忙了很少能來找他,天界也沒有別人愛理他,漫長時光只有省經閣的書頁是他寄托,流連省經閣,讀書破萬卷,偶爾也會遇到幾次父帝太微,潤玉很少被人稱贊,太微夸他聰慧,卻成了他的無妄之災。




上一篇:湖南長沙122考試預約
下一篇:快捷方式改變大腸桿菌中萜烯的生物合成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