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門市發展清潔化工產業紀實



  玉門,中國石油工業的搖籃,也是全國第二批資源枯竭型城市。當石油帶給這座城市的榮光逐漸褪去,“一油獨大”、產業結構單一逐漸成為玉門市發展的瓶頸。轉型勢在必行,怎么轉,往哪轉,成為擺在玉門人面前的難題。曾經,玉門也想搶占先機發展新能源及其裝備制造業,但隨著國家政策的調整,新能源產業發展的空間和潛力變小,轉型之路依舊任重道遠。

  近年來,隨著我國東部沿海地區產業向中西部地區轉移步伐加快,玉門市抓住機遇窗口期,依托現有的產業基礎和園區基礎,明確了重點發展清潔化工的思路,開始做規劃、打基礎、引項目,把玉門打造成了承接東中部化工產業轉移的首選地,引進了大批包括石油化工、煤化工、精細化工在內的化工企業,帶動化工產業鏈向高科技、高附加值、高質量發展。2019年,建材化工工業區呈現出了前所未有的蓬勃發展態勢,產業發展初顯成效:民營經濟爆發式增長,拉動全市工業增加值增長了9.1個百分點,一個身處西北的清潔化工產業基地正在絲綢之路經濟帶上加速崛起。

  巧立產業,讓環保與發展共創紅利

  產業轉移,承接地承接的是產業發展的后勁,對其存在的問題,必須提前預防。正是出于這種考量,玉門市并沒有盲目做大項目落地增量,而是將更多功夫下在了項目引進的質量上。并以此為出發點,定下了既把產業園區作為經濟發展的助推器,又把園區做成環境保護好樣板的方針。

  在發展清潔化工的同時打造環保樣板,玉門市把環保和安全擺在了第一位。為保證引進項目實現安全、環保、清潔生產,提高建材化工工業區承載力,玉門聘請了甘肅化工研究院、甘肅煤炭設計院、江蘇常州大學等一批專家和教授為園區落戶項目把關,把高危工藝、落后產能項目篩清淘盡,從而保證了引進項目的質量。

  搞化工必須重視環保,如何在產業發展與環境保護之間尋求平衡,始終是擺在地方政府面前的一道難題。為了解好這道題,玉門建化園區引進建設了日處理7000立方米污水處理廠、潤澤環保13萬噸危廢(固廢)處理、百恒達含油污泥處理、玉門鴻潤清洗服務有限公司廢礦物油、森沃環保建材4萬噸/年礦渣棉循環綜合利用等環保項目,這樣一來,化工企業足不出園就能找到企業,為自己提供周到的環保服務;環保企業在園區內就有大量的業務可以開展,一對看似難以調和的矛盾,就這樣化解了。

  以往,環保工作更多由企業承擔,不過,由于缺乏專業技能和精力,效果往往不盡如人意,還加重了企業負擔。發現這個問題后,玉門決定聘請第三方專業環保服務公司作為“環保管家”,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來做。這些“環保管家”上崗后,全面負責產業園區及企業的立項、選址、環評、監理、技術咨詢、政策解讀、決策指導以及風險管控等事項,著力打造以環保產業園為龍頭,以環保技術自主創新與研發為基礎,以環境污染治理、危廢處置和綜合利用、土地修復整治、噪聲污染防治、垃圾處理、污水處置、鍋爐除塵脫硫脫硝與環保裝備制造為主體的產業發展格局。

  打通上下,讓循環經濟高質量發展

  有人說,廢物就是放錯了地方的財富。對此,玉門人深有感觸。在發展清潔化工產業的進程中,他們一方面大力發展生產余氣余熱綜合利用產業;另一方面,圍繞企業產品進行產業布局,使上游企業成為下游企業的原料供應商,園區企業的余氣余熱、廢渣都能夠充分利用,形成了連接上下游企業的財富鏈。

  浩海煤化有限公司200萬噸焦化項目是玉門市2011年引進山西介休客商投資建設的煤化工項目。甘肅金利通碳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是2019年3月從新疆引進的一家以煤焦油為原料,發展瀝青基新型碳材料的企業,產品廣泛應用于鋰電池電極新材料等領域。在玉門建化園區的精心布局下,兩家看似沒什么交集的企業擦出了火花。

  “我們企業之所以能進入建材化工工業區,主要是考慮園區的基礎設施配套比較完善,能利用浩海的煤焦油作為我們的原料,尾氣和煤氣作為我們的燃料,產品又能遠銷甘肅周邊地區,使我們的經濟利益能發揮到最大。”甘肅金利通碳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項目負責人韓清說。

  韓清所說的原料,正是來自于浩海煤化有限公司。這家企業在生產焦炭過程中,每年都會產生出4億立方米的焦爐煤氣和3800萬噸的蒸汽。在過去沒有下游接續產業的時候,這些無法就地消納的附帶品只能被作為廢棄物進行處理。




上一篇:生意社:節后華東地區水泥價格小漲
下一篇:北京礦用防爆柜防爆開關點擊查看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