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經反饋可通過平衡抑郁癥的大腦回路來提高自尊



嚴重抑郁癥(MDD)也稱為抑郁癥,是由一系列社會,心理和生物學因素引起的精神障礙。其癥狀的特征是在日常生活中持續失去興趣和愉悅,并普遍存在諸如情緒低落,自責和自卑之類的負面情緒。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數據,去年,抑郁癥已經影響了全球3億多人,成為當代最致殘的疾病??紤]到該問題在全球公共衛生中的嚴重性,醫學界和科學界正越來越多地尋求了解抑郁癥,旨在開發新療法并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

神經反饋可通過平衡抑郁癥的大腦回路來提高自尊

通過fMRI研究MDD(一種允許研究人員以非侵入性方式分析大腦結構和功能的技術),該最新發表的論文基于一項科學發現,即抑郁癥患者即使從癥狀中康復,也顯示出兩個特定大腦之間的連接較少感到內的地方:右前顳上側(ATL)和前下扣帶(SCC)。通過連通性,研究指的是這些結構之間的信息交換,因為它們與社會互動的解釋直接相關。

基于患者大腦的這種“神經特征”,該研究測試了通過神經反饋加強這些連接的可能性,該程序使參與者可以實時觀察和修改其大腦活動。盡管在早期階段,結果卻是相當了不起的:在一次培訓中,參與者已經證明了上述區域之間的聯系更加緊密,并且在神經反饋相互作用后自尊有所提高。

研究是如何進行的?

該研究的第一作者,倫敦國王學院的Roland Zahn博士解釋了為何對從癥狀中康復的人進行這項研究:“在癥狀減輕的嚴重抑郁癥患者中發現了過度自責的大腦特征其次,出于安全考慮,我們希望確保治療后人們的抑郁癥不會惡化,并且患有MDD的人患病的風險較小比有當前癥狀的人明顯”。

為了進行研究,將28位抑郁癥狀緩解的參與者隨機分為兩組。一組接受了對照神經反饋運動,他們必須保持相同水平的大腦連接,而另一組被指示在訓練過程中增加這些連接。該過程是通過屏幕上的視覺反饋來完成的,該反饋表明人們是否按照指令的方式進行了大腦鍛煉。“參與者必須想象自己過去的特殊記憶,這會使他們感到內或對其他人的憤慨。在屏幕上,他們必須改變對此的感覺,以使反映他們的大腦聯系的彩色顯示屏也發生變化。標記是一個溫度計,當裝滿頂部時,

盡管兩組的神經反饋暴露時間相同,但在功能磁共振成像結果中,被指示增加大腦連線活動的參與者顯示出鍛煉區域之間的連通性增強。同時,觀察到他們的自尊心得到了提高,這在保持他們的聯系處于相同初始水平的小組中沒有發現,這一結果證明了訓練的有效性。

該研究還需要開發一種特定的神經反饋軟件,即“功能實時交互式內源性神經調節和解碼”,或者簡稱為FRIEND。IDOR的神經科學家,該研究的相應作者Jorge Moll博士領導了創建該程序的小組。他解釋說:“ FRIEND是為使用fMRI進行的任何類型的神經反饋研究而開發的工具箱。當前的實現是針對MDD病理生理學的這一方面而設計的,但是其他設計,認知狀態,情感和患者人群也可以在未來的研究中作為目標。”

在IDOR,Moll博士進行了其他研究,涉及通過神經反饋訓練來誘導腦部布線改變。對他而言,功能磁共振成像是無創分析腦功能的最強大工具之一,但與神經反饋有關的臨床應用仍處于早期階段。“前進的路還很長。我們需要確定病理生理學,副作用,治療效果和理想的目標患者群體以及成本效益。盡管fMRI時間很昂貴,但與其他治療方法相比并不多,而且可以為那些對傳統療法反應不佳的患者提供另一種選擇。然而,需要做很多基礎研究,但潛在的臨床應用開始出現。”




上一篇:“通道+樞紐+網絡”河南省構建全鏈條物流體系
下一篇:CRISPR酶程序可殺死人類細胞中的病毒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