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神藥青蒿素的尷尬:國內藥企扎堆上游利潤單薄



隨著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引起公眾廣泛討論的除了其“三無”身份外,還有助其捧得大獎的青蒿素。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雖然中國為世界貢獻了七成以上的青蒿素原料,但中國企業在這一產業的競爭力卻十分有限,利潤豐厚的下游部分基本被國際巨頭把控。與此同時,中藥行業整體呈現邊緣化趨勢,去年獲批新藥中的中成藥占比僅為2.19%。

那么,面對如此形勢,青蒿素產業的機會在哪里?中藥的機會又在哪里?對此,記者進行了調研。

隨著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將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納入囊中,其所研究的青蒿素也一時名聲大噪,被譽為“中國神藥”。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國際市場上,這款“中國神藥”有一半以上并非中國藥企生產,青蒿素產業鏈下游也多被國際巨頭主導把控。此外,近年來青蒿葉價格持續疲軟,也在一定程度上打擊著從業者的信心。對此,有專家表示,我國承擔了世界上七成以上的青蒿素原料生產供應,國內藥企應加大青蒿素的國際認證,保障上下游信息對稱,以促進青蒿素產業健康發展。

承擔全球七成原料供應

資料顯示,瘧疾是威脅人類生命的一大頑疾,在青蒿素問世和推廣前,全世界每年約有4億人次感染瘧疾,至少有100萬人死于此病?,F在以青蒿素類藥物為主的聯合療法已經成為世界衛生組織(以下簡稱WHO)推薦的抗瘧疾標準療法,根據WHO統計,自2000年起,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約2.4億人口受益于青蒿素聯合療法,約150萬人因該療法避免了瘧疾導致的死亡。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查詢資料發現,目前我國為全球青蒿素最大的原料供應基地,承擔著全球七成以上的青蒿素原料生產供應,在四川、重慶等西南地區有多家從事蒿草種植的企業,重慶酉陽還被譽為“世界青蒿之都”,年產值近億元。

“青蒿素產業鏈包括原料種植、提取、制劑等環節,國內企業大多集中在種植、提取環節,這也是整個產業鏈利潤偏薄的部分?!敝貞c酉陽一家從事蒿草種植的企業負責人吳克松介紹道。

國家食藥監總局數據顯示,目前共有53條與青蒿素這一藥物相關的藥品批文,涉及16種產品,包括青蒿素、雙氫青蒿素、青蒿琥酯、蒿甲醚等原料藥,以及雙氫青蒿素片、蒿甲醚片、注射用青蒿琥酯等制劑,涉及24家藥品生產企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瘧疾爆發地主要在非洲,以WHO聯合環球基金、比爾梅琳達等大基金采購為主,供應商則要通過WHO的GMP認證,這一通道大多國內藥企并未打通,這與其所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起點形成了巨大反差。

對此,醫藥分析師甘翔表示,由于語言不通,再加上沒有專業機構輔助,不少藥企在申請國際認證時在材料和規則認知方面準備不足,往往被“碰釘子”;再加上我國已基本消滅瘧疾,不少藥企對青蒿素制劑的投入并不充分,導致國內藥企尚未占據青蒿素產業鏈上游。

業內缺乏協調機制

此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我國的青蒿素產業由于沒有行業組織和協調機制,產業發展一直受價格周期性影響,對產業可持續發展傷害極大?!斑@些年來,市場的價格一直跌宕起伏?!眳强怂山榻B,早在2005年,全國各地就刮起了青蒿擴種的風潮,曾導致數千噸蒿草無人收購,價格一路下跌。2009年,由于原料緊張,青蒿素價格一路高歌,達到每公斤3000元,2011年更是漲至每公斤近5000元。這一高價行情又再次刺激市場滋生出蒿草擴種熱情,青蒿素價格又再次暴跌至每公斤2000余元。

對此,甘翔也表示,“原料市場價格的跌宕起伏在一定程度上會打擊農戶的種植信心,不利于行業長久發展?!?

對國內企業而言,更大的挑戰還在于人工合成青蒿素未來可能造成的沖擊。

公開資料顯示,早在幾年前,由WHO資助的半合成青蒿素已經被賽諾菲公司研制成功,其用發酵方法由單糖生產的青蒿酸在2013年已形成60噸左右產能。吳克松表示,盡管人工合成的青蒿素目前還存在成本較高的問題,但今后則可能會與植物提取的青蒿素分庭抗禮。

對此,不少業內人士認為,我國青蒿素企業今后只有加大國際市場開拓力度、尋找青蒿素藥物新適應癥,尋找新市場,才能保障產業健康發展。值得慶幸的是,目前已有復星醫藥(600196,股吧)、昆藥集團(600422,股吧)等藥企啟動了青蒿素產業國際化道路。




上一篇:國際巨頭為何傾向動態DR?
下一篇:我國科學家實現肝單元生物3D批量打印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