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觀經濟學與悲觀生態學的較量



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是否一定是對立關系?有關這個話題的爭議一直延續了很多年,各方爭議的焦點在于個體與社會之間、短期與長期之間權衡發展的關系。目前,一個普遍的共識是,經濟社會持續發展需要自然資源、環境承載能力的可持續支撐,只有將生態環境修復和保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才能確保未來的發展潛力不被剝奪。

若干年前,美國經濟學家朱利安·西蒙與生態學家保羅·埃利希打了一個賭,用五種金屬的價格變動,預知未來世界的發展。雙方各買入一千美元的鉻、銅、鎳、錫、鎢,約定十年后除卻通貨膨脹因素,如金屬價格上漲,則證明地球資源稀缺,西蒙認輸;如價格下跌,證明地球資源仍然富足,埃利希認輸。

耶魯大學教授保羅·薩賓的《較量》一書,以上述經濟學家與生態學家的一場世紀賭局為切入點,帶讀者一窺美國政治界與學術圈如何互相影響,書中融合史實與專業知識、趣聞與見解。保羅·埃利希和朱利安·西蒙的針鋒相對提供了一個窗口,讓人們得以窺見不斷擴大的分歧。具體而言,他們賭的是五種金屬的價格,但這場賭局的意義更為深遠,代表著我們對人類和地球未來的集體下注。這場賭局尖銳地質疑了環保主義者廣泛認同的假設,即我們正不可避免地走向一個資源匱乏并可能陷入災難的世界。

但是,過去四十年的人類發展史并不符合保羅·埃利希的預測。就最基本的標準而言,地球人口持續增長,卻沒有出現人口崩潰或因人口增長導致食物供應不足,繼而引發大面積饑荒的情況。相反,除了個別地區外,全球人均壽命提高,人均收入增長,食物產量緊隨人口增長的步伐,能源依舊富足。近年來的食物和能源價格上漲僅僅意味著短期的匱乏,或者長期的市場緊縮,但不至于導致災難性后果。各國之間的健康和福利水平的差距并沒有加劇,反倒有所減弱。世界各國基本都在持續改善人民的福祉,而不是倒退至更加貧窮艱苦的情況。

各類最新的經濟和環境統計數據表明,經濟增速動力在下滑的同時,環保政策持續高壓,環境質量逐步在改善。即使在經濟發展面臨復雜局面之時,更需保持戰略定力,理性應對分析,以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促進經濟平穩運行和高質量發展。

書中指出,埃利希和西蒙兩人都做出了貢獻,盡管他們并不認可彼此的功勞。保羅·埃利希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環境科學家們的貢獻在于,他們揭示了人類和自然之間的緊密關系,以及地球正在發生什么樣的變化。埃利希和其他科學家通過研究和倡議,預防了生態災難真正發生,并且指出了新技術的風險。朱利安·西蒙同樣做出了重要貢獻。他和很多經濟學家認為,人類的創造力和市場的力量使社會能夠適應變化的環境,提高人類利用能源的效率和生產力。埃利希等人曾呼吁減緩或暫停經濟發展,這可能影響全球數百萬甚至數十億人。

西蒙贏了與埃利希的賭局,讓人們理解了有關能源市場的一個重要事實:資源的稀缺和富足,兩者的關系是動態的。富足并不會簡單地變為稀缺。稀缺則會通過價格上漲,刺激更多的創新和投資。尋找新資源、設計低成本方法的過程會催生新技術。新一輪的富足,甚至過度富足或供過于求會出現。了解這個循環過程,對于成功制定公共政策至關重要。對于資源稀缺的過度恐懼容易導致糟糕的經濟管理,包括令人窒息的價格控制、恐慌之余對生產或消費的限制,以及國家采取的投資策略只能曇花一現,因為錯估了價格漲幅。換言之,過度的悲觀主義是要付出代價的。

保護和改善自然環境,毋庸置疑是人類維護生存與發展的前提。生態環境的日趨惡化使人們越來越關注自身的生存環境,保護生態環境已成為全球的共識。經濟發展水平比較高的時候,人們會減少對物質的過度追求,轉而尋找更高的滿足程度。對資源的依賴程度下降,對生態環境的要求會提高,從而進入更多地投入環境保護階段。因此,如何在促進經濟發展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有效改善生態環境,從而促進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兩者間的協調發展,成為世界各國值得長期研究的命題。

作者在書中提出了若干個值得各界深度思考的問題,比如氣候變化的影響將造成多大損失,而人們有多急需采取行動?關于未來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我們的社會是否應該依賴科技創新和經濟增長,來迎接并適應全新的挑戰?抑或我們是否必須立即減少碳排放,并以激進的方式改變社會?這兩種互相較量的觀點正好對應著西蒙和埃利希的立場。雙方都夸大了對方觀點會造成的后果:一方面,不用化石燃料的成本究竟有多高,會造成多大混亂?另一方面,人類有沒有可能適應變暖的世界?




上一篇:2010 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食品微生物學檢驗 總則
下一篇:綠了,美了,耐看了! 看一位生態學博士如何帶領園丁們打造精致蘭州新區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