恥辱的“不正?!毙『ⅲ簝炆鷮W陰影下的自閉癥歧視



按:今天是第12個“世界自閉癥關注日”(World Autism Awareness Day),聯合國大會于2008年通過決議設立了這一節日,以提高人們對自閉癥和相關研究與診斷以及自閉癥患者的關注。自閉癥的概念1943年由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專家列昂·肯納(Leo Kanner)首次提出,距今不過短短七十余年。我們對自閉癥的認識還不全面,從把患者當做異類并感到恐懼,到覺得所有患兒都是天才或藝術家,關于自閉癥的種種誤解還在延續。

事實上,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后,自閉癥的存在才剛剛得到確認。當時,即便是在西方,一旦被貼上自閉癥的標簽,患兒及其家人就必須面對世人的無知與偏見。他們被公立學校拒之門外,精神病院是他們唯一的歸宿,許多人往往在那里終老一生。而在今天,我們會見到許許多多與自閉癥有關的分享或公益活動,不少人曾參與了自閉癥兒童的畫作捐款,或讀到過患兒父母寫下的育兒和成長故事。半個多世紀以來,人們針對自閉癥的態度發生了深刻的轉變,美國的兩位記者約翰·唐文(John Donvan)與凱倫·祖克(Caren Zucker)在《不同的音調:自閉癥的故事》(In a Different Key: The Story of Autism)一書中描繪了自閉癥的前世今生。

《不同的音調:自閉癥的故事》
[美]約翰·唐文 凱倫·祖克 著  高天放 等譯
后浪·四川人民出版社 2019-04

作者在序言中寫到,“殘忍虐待與疏于照管曾是自閉癥歷史上的標志性特征,但現在這些行為似乎已經成為過往云煙。一種新的推動力已日益扎根,這種觀念認為,那些有別于我們的人也是我們當中的一分子,我們將支持他們充分參與社會活動。當然,這一切尚在進行之中,但是眼下,它已將我們所有人都變成了故事中的一員。”

自閉癥研究的先驅者列昂·肯納確診的第一位患者,是來自密西西比州的男孩唐納德·特里普利特(Donald Grey Triplett)。3歲的唐納德絲毫不在乎周圍人的舉動,從未向父母展現出任何情感,只要有人打斷他正在做的事情就會瞬間變得十分粗暴。他同時有著驚人的記憶力,可以分毫不差地恢復被撞倒的積木塔,在兩歲時很快記下了字母表,并馬上可以倒背如流。

世界上第一位被確診為自閉癥的兒童唐納德?

這些行為在一個缺陷與天賦共存的獨特組合中緊密相連,這個事實甚至比他的行為本身還要古怪。唐納德的母親瑪麗帶著遺憾與悲傷在一封信中承認,自己的兒子“精神失常”。當時,“自閉癥”的診斷法尚未被發明。3歲的他被父母送往一家傳染病防治所,并在那里住了一年之久。年滿4歲時,他已經成為了那里年齡最小、入院最久的人。如今我們或許會認為他的父母冷血狠心,但在當時,這是這對充滿憂慮的年輕夫婦耗費了大量時間才獲得的最佳醫療建議。

在20世紀初的美國,“不正常”的孩子會給家庭帶來極大的恥辱。30年代,醫生和一些出版物會建議父母們把“不正常”的孩子送往福利院,以便更好地照顧其他孩子。而且,社會階層與教育程度是促使父母決定是否將孩子送往精神病院的重要原因——一般來說,“家庭所處的社會階層越高,將孩子送走就越有意義。”另一方面,優生學的興起和傳播也讓殘疾兒童和他們的家庭面對的歧視更為嚴峻,1942年7月的《美國精神病學雜志》(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甚至發表了一篇措辭嚴謹的文章,要求對智障兒童實施“安樂死”。

在今天,這種對自閉癥及其他“不正常”孩子的態度和做法或許令我們感到震驚?;仡櫲祟惿鐣ψ蚤]癥的認知歷史,也可讓我們一窺過去一個世紀人類社會對人性的認知變遷。所以,自閉癥是一面棱鏡,讓我們正視不同,也更懂自己。

把“不正常”的孩子送走

在唐納德所處的年代,醫生很可能會在對他進行檢查之后使用“存在缺陷”這樣的術語來描述他的狀況。一旦孩子被貼上這樣的標簽——無論是由于唐氏綜合征、癲癇、顱腦損傷還是連醫生也無法解釋的原因,父母很快便知道自己該做些什么了:送走孩子。成千上萬的家庭遵照醫囑這樣做了。

自閉癥患兒唐納德與父母?


上一篇:一次受閱一生光榮 21名駐甬部隊官兵歸隊
下一篇:國奧源趙春華教授簡介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