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萬人參與的研究揭示:單獨提高“好膽固醇”,并不一定好



人體膽固醇也有“好”、“壞”之分:“好膽固醇”能夠保護心臟,“壞膽固醇”太多會增加心臟病危險。那么,提高“好膽固醇”是不是對心血管疾病有積極影響呢?11月15日,《JAMA Cardiology》雜志刊文揭示了一項以15萬名中國成年人為樣本的研究成果,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44.jpg

這一研究由牛津大學、北京大學、中國醫學科學院的科學家們聯合完成,他們通過阻斷一種與新陳代謝相關的重要蛋白質,以提高“好”膽固醇濃度,然而結果卻表明,這并不能預防心臟病或者中風。

這一研究由來自于牛津大學、北京大學、中國醫學科學院的科學家們聯合完成,他們將關注點放在膽固醇酯轉運蛋白(CETP)上,一種負責在不同脂蛋白之間轉移膽固醇的蛋白質。

1“好壞”膽固醇科學家們將關注點放在膽固醇酯轉運蛋白(CETP)上,這是一種負責在不同脂蛋白之間轉移膽固醇的蛋白質。

理論上,抑制CETP能夠提高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HDL-C,被認為是“好”膽固醇,負責輸出膽固醇促進其代謝)的水平,并導致血脂發生其他系列變化。這是預防、治療心血管疾病的一種潛在方法。然而,最新的研究卻提醒我們:事實并非如此。

除了HDL-C,血液中還有另一種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LDL-C),被稱為“壞”膽固醇(會攜帶膽固醇積存在動脈壁上,進而引發動脈硬化、血栓、中風等風險)。降低LDL-C(例如他汀類藥物)已經被證實可以降低心臟病、中風的風險,但是提高HDL-C卻成效有限,即便觀察性研究已經顯示HDL-C與心血管風險之間存在反向關系。

215萬人的研究

那么,靶向CETP蛋白的藥物是否能夠改善心血管健康?研究團隊希望通過改變CETP基因,模擬這一藥物的治療效果,從而評估“修改膽固醇”的治療利弊。他們以15萬中國人作為研究對象,歷時10年隨訪。數據顯示,超5000位參與者患有冠心病,19000個人出現中風。

結果發現,ETP基因突變會顯著提高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濃度,但是并不會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水平。這意味著它并不會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也不會對動脈粥樣硬化斑塊、動脈厚度以及糖尿病、腎臟等其他疾病產生影響。而且,抑制CETP蛋白,容易引發眼疾。

這項研究成果與最近公布的REVEAL臨床試驗(CETP抑制劑anacetrapib)一致。臨床試驗顯示,CETP抑制劑對于心血管疾病的益處更多的關鍵點在于降低“壞膽固醇”上。

文章作者、牛津大學的Iona Millwood教授總結道:“我們的發現有助于闡明不同類型膽固醇的作用,并標明僅僅提高HDL-C(不降低LDL-C)的治療策略并不能對心血管疾病產生積極的影響?!?/span>

3使用遺傳數據預測新療法

除了驗證“提高好膽固醇”的療效,該研究的另一大亮點在于利用遺傳數據模擬藥物臨床試驗,它可以預測新靶點的成效,從而減少藥物開發的成本、合理優化項目的選擇。

這種方法可能會廣泛應用于大規模的臨床試驗之前,以此驗證疾病致病機理。目前已知的數千種功能性基因變異可能代表了不同生物途徑的潛在藥物靶點。研究團隊正在使用同樣的方法來評估其他一些重要的治療靶點。

牛津大學的Zhengming Chen教授認為,這項研究展示了大型前瞻性數據庫(遺傳信息、健康記錄)研究的價值,可在全球不同的群體、地區進行,從而預測新藥治療的潛在益處或者危害。




上一篇:揭示腫瘤細胞代謝重編程與周期調控新機制
下一篇:“換頭術”焦點:意大利外科醫生和哈醫大教授能否修復脊髓?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