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美國布朗大學John Sedivy教授也談衰老研究



美國布朗大學的John Sedivy教授在衰老研究的學術領域內有較高的知名度。近期,他和我們一同分享了衰老——這一目前越來越紅火的研究領域的心得。

blob.png

2017年11月6-10日由冷泉港亞洲舉辦的Stem Cells, Aging &Rejuvenation學術會議在蘇州舉辦。美國布朗大學的John M. Sedivy教授作為嘉賓在會議上做了主題演講,并在會后接受了我們的采訪。

Sedivy教授的研究集中在原癌基因Myc和動物細胞的衰老。早在1995年他的實驗室就分離出第一個有功能的c-Myc基因敲除。從1998年起他的研究就集中在理解細胞水平的衰老生物學?,F在他的在研項目主要是關于細胞衰老的表觀遺傳調控和Myc在衰老中的作用。


1原癌基因Myc與衰老

Sedivy教授所研究的Myc基因是個原癌基因,我們很好奇該怎樣理解它在衰老中的作用?由于Myc的正常表達能夠幫助胚胎發育和組織修復,我們也很想知道是否有可能將它用在再生醫學治療上?

對于我們的問題,Sedivy教授解釋說,Myc也是一個調控其它很多基因的關鍵基因。如果表達過量的話,會引起癌癥;相反地,減少表達量,會促進健康的老齡化。

研究顯示,在癌細胞中有過多的Myc,這是癌癥的起因。在小鼠中,他們降低了Myc的表達量,小鼠的壽命延長了。

對于將Myc應用到再生醫學上,Sedivy教授的建議是得非常小心。如果要用Myc促進組織再生的話,必須考慮到癌癥的可能性。Myc過多就會有這樣的副作用。


2衰老研究的方向

由于衰老研究不同與其它疾病,其成果會惠及到每一個人。所以大家對于衰老研究的發展方向都很感興趣。

近些年,Sedivy教授發表了不少表觀遺傳學方面的文章。我們也趁此機會詢問為什么現在很多衰老研究都轉向表觀遺傳?

Sedivy教授告訴我們,表觀遺傳是到最近幾年才被理解的研究領域,而表觀遺傳調控在很多過程包括癌癥中都起非常重要的作用?,F在很多抗癌藥物都有表觀遺傳的作用。就在最近,衰老才成為這個范圍的研究對象。而表觀遺傳不僅調控衰老,還調控很多發育、疾病等許多過程。關于基因的遺傳調控,在每個人中是固定的;而表觀遺傳是解釋環境影響的作用,比如你吃多少,暴露在環境污染物下多少,都會產生表觀遺傳效應。

探索君曾看到有一個報道說多細胞生物不可能同時延緩細胞老化和癌細胞過度生長,就意味著對抗衰老是不可能的(),讓人很受打擊。對此,我們也咨詢了Sedivy教授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Sedivy教授的看法是,細胞老化和癌癥的原因是不同的,但不能夠將兩者完全劃分開來看。延長壽命和促進健康的生活狀況是可行的,同時通過尋找原因和進行干擾來防止癌癥的發生。

Sedivy教授認為,抗衰老治療毫無疑問地現在就是真正的科學。關于衰老的現代研究還是非常新的,是非常年輕的領域,好似三十年前的癌癥研究,花了幾十年的時間來找到有效抗癌的藥物。如今,衰老研究也正在走類似的道路,需要十年或者二十年醞釀出真正的抗衰老治療。




上一篇:用代謝療法向癌癥宣戰
下一篇:2018年,醫藥市場將現19個大變局!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