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真5G”手機未到,消費者對5G熱情怎么就涼了?



近日,Mate 30系列正式在國內發布,對于新款機型,華為消費者BG CEO余承東表示充滿信心,并透露預期銷量為2000萬臺。

華為“真5G”手機未到,消費者對5G熱情怎么就涼了?

然而,速途網發現,蘇寧易購、京東、天貓等電商平臺競相報道Mate30系列銷售盛況的同時,消費者目前所能購買到的機型僅有4G版本,而5G版本的手機要等到11月方才上市銷售。

對于5G版本的上市的“時間差”,余承東表示,這是因為運營商的5G網絡覆蓋還不夠多,還需要優化。網絡建設優化如果比較差的話,對手機耗電量方面會有影響,和華為Mate30系列5G版本的調試沒有太大關系。

華為“真5G”手機未到,消費者對5G熱情怎么就涼了?

然而,回看今年7月,華為Mate 20 X 5G版發布前夕,余承東轉發微博并告知“花粉(華為粉絲)”們8月就可體驗到華為5G手機,那款機型電池容量也僅為4200mAh,僅與Mate 30系列中,電量較低的標準版相同。可見,為了等待運營商網絡優化,顯然不如讓4G版避開5G版上線的銷量沖擊更為重要。

余總彼時的迫不及待,與此時的謹慎樂觀,前后的鮮明對比,一方面教育了我們“話不能說太滿”之外,另一方面也顯示出手機廠商對于4G與5G機型關系的市場策略。

轉型期內,廠商的搖擺不定

今年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敲響了5G正式商用的信號。這對于華為在內的首批布局5G的手機廠商來說,仿佛看到了能夠扭轉“紅利真空期”銷量下滑頹勢的曙光,紛紛搶在5G上線的第一時間推出5G手機,希望借此收獲首批嘗鮮5G的活躍用戶。

然而在5G正式商用的前期,由于產業鏈需要時間完成從4G到5G的過渡,消耗掉4G時代最后的庫存,國內5G基站建設也需要分步有序進行,因此4G與5G終端共存已經成為必然趨勢。

華為“真5G”手機未到,消費者對5G熱情怎么就涼了?

面對過渡期的發展形勢,如何處理好5G終端與4G終端的關系,成為了廠商的當務之急。把5G暢想過于美好,會打擊消費者對于4G手機的購買欲望;如果只將5G比喻成“嘗鮮”之物,又不利于5G終端的前期銷售。

而廠商的普遍做法,是讓5G功能率先出現在旗艦機型之中,作為更先進的功能特性登場,刺激消費者的購買欲望。這樣做來既可以通過旗艦手機的定位獲得更高的溢價,用來分攤廠商在5G研發、專利、物料的大量成本,同時對于價格較為敏感的中低端用戶群,保持合理的定價區間。

5G溢價能力正在減弱

然而,5G賦予手機溢價的能力,貌似比想象中減弱的要快一些。

早在工信部發放5G牌照前,網上曾有傳聞表示首批5G手機售價均在萬元以上。而隨著5G手機正式上市銷售,實際價格雖沒有當初傳聞離譜,卻也相比同配置4G機型高出千元左右。

7月,中興宣布Axon 10 Pro 5G版上市,同配置5G版要相比4G版本加價1800元;華為mate 20 X 5G版本發布時,6999元與4G版市價相差高達1100元。

華為“真5G”手機未到,消費者對5G熱情怎么就涼了?

然而5G的高溢價并沒有“堅挺”多久,到了8月vivo旗下iQOO Pro發布,首度將5G手機起售價拉低至4000元內,5G版本差價僅為600元;而本月發布的vivo NEX 3、小米9 Pro以及華為Mate 30系列,5G版本加價雖然同樣為6、700元,但5G版本還將在5G之外擁有更強的配置或功能。

可見,“5G”的溢價能力正在飛速下降,“普及風暴”正在臨近,中國移動、華為等公司表示最快2020年,市場將迎來千元5G手機。

越來越多人“看清”5G

如今,距離5G商用已經過去三個多月,無論從率先體驗到5G手機的“先行者”,還是互聯網媒體報道之中,發現5G固然是一項先進的通信技術,但是相比5G到來前人們對于這項技術“星辰大?!卑愕臅诚?,目前我們能夠用到的5G看上去卻有些“半成品”的既視感。

一方面,“真假5G”的爭論一直沒有休止,不少人因NSA無法享受到5G的低時延特性而稱之為“假5G”,但實際上,NSA(非獨立組網)和SA(獨立組網)都是全球通行的5G組網模式,并不存在“真假5G”一說。

其中,NSA指的是5G業務借助4G基站接入4G核心網,這種組網模式能讓5G網絡盡快處于就緒狀態,也是目前5G組網普遍采用的模式。SA則是5G業務在5G基站的直接控制下接入5G核心網,是5G網絡演進的最終目標。




上一篇:十一嗨玩威海西霞口 這些免費特權別錯過!
下一篇:我可以保護好自己!兩部《美國末日》中艾莉的變化!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