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學博士彭鑫:中西醫終極的結合點就在臨床



  原標題:專訪彭鑫醫師:談中醫和西醫那些事兒!

  農歷春節剛過,古老的城市又多了一圈重而不清的年輪。在過去的一年,環境問題突如其來的籠罩著人們的生活。這使人們意識到了停留和回望的意義,人們對健康的定義和關注已經從治病衍生到養生,更多的人愿意從亞健康階段就尋求醫生的幫助,因此中醫的博大精深又再一次的被人們推崇和認可。“望、聞、問、切”四個字濃縮了幾千年來中醫文化的傳承并沿用至今。

  近日,記者對中國中醫科學院科研人員、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學博士彭鑫進行了專訪。

  記者:中醫與西醫存在相悖的理論嗎?

  彭鑫:這個問題問得特別好,中西醫相悖的理論很少,但是互相不理解的理論很多。西醫的基礎是生物學和現代科學。中醫學的基礎不是這些,中醫學的基礎是中華傳統文化,涉及經史子集諸部,內容涵蓋中國古代的文學、史學、哲學、天文、地輿、歷法、官品、倫理、道德、律法、農牧、音樂、命相、修真等各個體系,其知識背景滲透到百姓日用生活各個方面,中醫學是在這種大背景下產生的,與同時代的其他學科互相影響、互相借鑒、相互交融,最終形成一套完整的理論體系。而現在中醫教學中,把這些基礎全去掉,就如同去掉基座,而直接教金子塔尖的內容。底下是怎么推演出來的,在我們的現行的中醫教育體系里是缺失的。

  以小孩肺炎為例,西醫是消炎,用抗生素。在古代沒有抗生素,中醫用生石膏煮水,小兒喝了肺炎好了,燒也退了。西醫的邏輯是還原論,生石膏煮完水之后是不是能煮出能夠有殺掉細菌的有效成分呢?按照現代科學,生石膏是一種礦物,主要化學成分是天然二水硫酸鈣(CaSO4•2H2O),煮過生石膏之后的水里,溶解了一部分的硫酸鈣,但是這個水經過化驗,根本找不到可以殺滅細菌的所謂“有效成分”,所以,按照現代科學的還原論的邏輯,無法理解這種現象。

  中醫學往往不是用這種線性的一對一的邏輯來處理復雜問題。中醫學更強調的是把人調整好之后,細菌和病毒無法適應強壯的身體而自動消失,是這套邏輯。中醫只需要把肺里邊的熱清掉,生石膏是清肺熱的。肺中的熱氣清了之后,細菌和病毒就沒有生長環境了,就好像把蚊子扔到沙漠里邊,這個蚊子就在沙漠里活不下去。但是蚊子要是在沼澤地里邊肯定活得很好,那么肺很熱的狀態下,就相當于沼澤地,蚊子肯定生活得很滋潤。

  中醫學用藥經常講氣,生黃芪是補氣的,陳皮是理氣的,升麻是升氣的,沉香是降氣的等等,中醫學萬法歸一就是講的一個調氣。調氣調的就是你內在的環境和狀態,這種狀態對了之后,這些細菌、病毒、甚至腫瘤、癌癥等致病因素自然而然就無法適應而消失了。

  記者:怎么看待中西醫結合這個問題呢?

  彭鑫:中西醫結合不要在理論上結合,最終的結合點就是在臨床上結合,其實這里邊問題很多,你問的特別關鍵,也是我特別想說的。中西醫結合在哪里結合?在臨床一線結合是最合適的。因為如果是理論,邏輯結構不一樣。

  比如腫瘤的治療,癌癥的治療。癌細胞活躍期的時候,用西藥化療或者放療的方法抑制住癌細胞的同時,身體的其他細胞也同時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在這種時候,再用中醫的方法補益病人的元氣,就會把放化療引起的副作用降到最低,放化療的同時或之后的恢復期服用中藥,頭發不會繼續掉,飲食能回復正常,體力也不會特別虛,身體也可以下床走路了。而不是說化療四次之后眼圈深陷,飯吃不了,頭發都掉沒了,整個人虛弱的無法走路。再例如在外科,車禍引起的病人嚴重骨折,搶救、做手術、接骨,清理創面,防止感染等等西醫擅長,但是把人搶救過來,骨頭接好,皮膚都逢合之后,如何讓病人恢復得更快,骨骼愈合更快,中醫就特別擅長,用續骨療傷的方法和藥物,骨頭長起來很快,愈合的很好,身體恢復也好。

  在這些點上可以中西醫結合。我認為中西醫終極的結合點就是在臨床一線,在理論上無論是中醫還是西醫干得越專業、越原生態越好,可以互相借鑒,但不要受彼此的干擾,因為這兩種科學模式從根本上的方法論不一樣。

  現在有的西醫學習了中醫,不是沖著調整人體的氣血陰陽、臟腑氣機去研究,而是沖著細菌病毒研究,就開始查某種中藥是否有殺某種菌的作用,這還是西醫的思維模式。一看這個人感冒了,是細菌性的,就把中藥那邊能抗炎的藥物全羅列好了,大青葉、板藍根等等開出一張藥方,這只不過用中藥替代了西藥抗生素,實際上還是西醫的理論。而中藥學里邊所講的四氣五味、性味歸經、升降沉浮等,指的這個藥對整個人體氣血陰陽起作用,人體的五臟六經的氣血陰陽調理好了,疾病自動就好了,所謂的“細菌、病毒”等致病因素自動消除。




上一篇:嘉峪關麻醉女醫師:扎根西北28載 無影燈下默守
下一篇:這是候車廳里最帥的風景!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