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追蹤



  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

熱點追蹤

杜曉英

  以前父親工作忙,又不茍言笑,跟子女的交流不多,杜曉英對父親有一種天然的敬畏感,有些往事,父親不講,杜曉英也無從得知。到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工作后,自己參與研究整理了那一段歷史資料,杜曉英忽然覺得,自己讀懂了父親和他那一代人。

熱點追蹤

杜梅

  四年私塾

  1922年,父親杜梅出生于江蘇泗洪雙溝的一個小村莊,家里很窮。

  我的爺爺在地主家里當管家,奶奶為地主家里燒飯,沒想到一次突如其來的疾病奪去了她的生命,10來歲的父親只能去地主家里當了一名小長工,每天去山上放牛。

  當時地主家的孩子都在上私塾,父親看了非常羨慕,他就乘放牛的間隙偷偷跑到私塾外面偷聽教書先生講課,沒有紙筆,他就用樹枝在地上練字。

  有一回正練著,被教書先生發現了,父親以為要挨打,拔腿就跑。但這位好心的教書先生非常喜歡這個勤奮好學的孩子,不但叫住了他,還叫他坐進課堂來聽,并送了幾張紙和一支筆。就這樣,父親斷斷續續讀了四年書,學會了識字,不再是文盲。

  “抗大”學習

  1939年,父親目睹日軍橫行鄉里,燒殺搶掠,也萌生了加入新四軍的想法。

  他與村里的4個小伙伴一起商量,去參加革命!商量好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帶著小伙伴們上路,走了一天一夜,在一個大村子里終于找到了淮河南許鳳嘉縣中隊。

  當時參加新四軍的大多是貧苦人家子弟,因為沒受過教育,大字不識,而父親因為上過四年私塾成為戰士心目中的“文化人”,戰斗工作之余,他就教戰友們學文化。

  沒有紙筆,他就用樹枝在地上教大家寫字;沒有課本,他就利用宣傳口號和歌詞當教材。

  漸漸地,戰友們認字了,還能看報、寫簡單的家信。

  1941年,父親被推薦到“抗大”學習,他非常珍惜這次難得的學習機會,起早貪黑,努力讀書,因為給同學們樹立了榜樣,后來還擔任了副班長。

  但日本鬼子經常來“騷擾”,有一回,“抗大”師生與日本鬼子在蔣家壩干了一仗,鬼子見連學生兵也打不過,急忙派兵增援,師生們抓住時機安全撤離,這期“抗大”學習提前在戰火中結束。

  解放泗縣

  1944年,新四軍第四師兼淮北軍區在東至運河、西至津浦鐵路縱橫百余公里的地方擺開了戰場,目的是對日軍第65師團及偽軍展開攻勢。當時父親所在的淮北軍區第一分區騎兵大隊的任務,就是負責配合兄弟部隊掩護我軍主力攻打泗縣城。

  騎兵大隊接到行動命令后,父親迅速完成了任務——準備三天的干糧和馬料,但他擔心,這次戰斗需要隱蔽,人行,但馬不一定行啊。

  趁著夜色,騎兵大隊向指定地點前進,到達之后,大家把軍馬拉到莊稼地里,輕輕一拍馬背,說來也真是奇了,那100多匹戰馬立即整齊臥倒,悄無聲息。

  到了午夜,我軍總攻的信號彈騰空而起,槍炮聲連成一片,而我們的軍馬還是悄無聲息地隱蔽著,連一個響鼻都沒有。直到4個小時后,聽到戰斗的哨聲,軍馬才呼地騰地而起,戰士們躍身上馬,這一仗打得真解氣!

  拂曉時分,我軍解放了泗縣城。

  血戰登步

  此后,父親隨部隊一路南下,參加過淮海戰役,也參加過解放舟山的戰役。

  1949年11月3日,登步島戰役爆發,那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與國民黨軍在國共內戰最后階段的一場具有重要軍事、政治意義的海島登陸與反登陸作戰,父親也參加了那一場戰役。

  11月3日晚上8時,解放軍61師開始攻打登步島,首批登陸部隊為7個連隊,趁夜色順利占領流水巖、炮臺山等制高點,但未能在天亮前按預定計劃占領雞冠礁碼頭,導致后續援軍無法順利上岸。而守軍則迅速利用碼頭于4日凌晨6時30分增援了一個團,扭轉戰局。

  4日晚9時,61師除181團外的其余部隊終于登陸登步島成功,解放軍兵力達到兩個團,但同時守軍的又一批援軍也抵達登步島,使得島上的軍力達到了六個團。 5日傍晚,解放軍決定撤退,至當日午夜,成功撤回桃花島。

  據父親回憶,登步島戰斗后,解放軍方面的戰斗重點轉向奪取制空、制海權方面。不久,解放軍切實掌握制空權,守軍被迫從舟山群島撤走。 5月16日,全數守軍撤出舟山群島。解放軍華東野戰軍7兵團21軍于5月16日首先進占登步島,之后華野21軍、22軍、23軍陸續進占全部舟山群島。至此,登步島被解放軍解放。

  軍中結緣

  舟山解放后,父親隨部隊來到杭州,在后勤部隊認識了我媽媽。

  我媽媽是抗美援朝的“學生兵”,原本要上戰場的,結果培訓完了之后傳來停戰的消息,媽媽就改做財務工作,在后勤部隊當會計。




上一篇:12年跟蹤拍攝揭秘“零零后”的成長DNA
下一篇:彩訊股份: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公司2019年半年度跟蹤報告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