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房東經濟”逐步轉向運營載體 “老典型”謀



從“房東經濟”逐步轉向運營載體 “老典型”謀

沿著十全街一路向東,過了東環路,便進入蘇州工業園區婁葑街道。這里,曾是園區開發建設挖起第一鍬土的地方。得益于園區大開發大建設,婁葑敢為人先,創造了一個個屬于自己的“高光時刻”,曾登上全省農村社會經濟綜合實力第一鎮、江蘇省外向型經濟第一鎮的寶座。

進入新時代,婁葑撤鎮設街道,工作重心轉向社會治理。初心不改的婁葑人,繼續憑借改革創新的勇氣,用持續壯大的集體經濟更好反哺3萬動遷居民;用“高精優”的轉型發展,主動融入園區“建設世界一流高科技產業園區”的目標。

在園區西部27.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當集體經濟遇上以生物醫藥、納米技術應用和人工智能為代表的新興產業,一段“老典型”與現代化產業新城同頻共振的奮斗新篇章,緩緩拉開序幕。

主動探路

12個涉農社區“抱團”進軍三大新興產業

在園區東富路上,占地92畝的獨墅湖創投工業坊曾見證了婁葑集體經濟的輝煌。去年底,隨著大部分產能落后企業被逐一清退,這里一改往日機器轟鳴的熱鬧,變得靜悄悄。

這段時間,婁葑街道股份合作聯社的理事長葉培元和獨墅湖社區黨總支書記葉峰,正忙著敲定獨墅湖創投工業坊改造的種種細節。這個總投資達3.7億元的集體資產改造提升項目,由婁葑街道12個涉農社區共同投資建設。不同于一般的集體資產項目,獨墅湖創投工業坊的建設標準直接看齊園區生物醫藥、納米技術應用和人工智能三大新興產業。“項目建成后,這一載體的收益有望提升4到5倍,更重要的是,將帶動整個片區轉型升級。”葉峰說。

從面向制造加工企業的標準廠房到面向新興產業的載體,獨墅湖創投工業坊正經歷著跨越式轉變。獨墅湖社區曾是個漁業社區,居民靠養魚為生。隨著園區開發建設步伐的推進,漁民紛紛上岸。

前些年,社區買下了獨墅湖創投工業坊,每年的出租收益約500萬元。社區1600多名動遷居民每年的股紅、福利等大部分從這里支出。

“別看一年租金有500萬元,其實每年對廠房修修補補就要支出好幾十萬元。”葉峰說。2005年前后,獨墅湖創投工業坊作為承接周邊動遷企業的過渡性廠房建成投用,為丙類鋼板建筑,使用年限只有15年。這兩年,滲水、墻裂等問題層出不窮。眼看廠房“大限”將至,而原先粗放的發展模式已難以為繼,獨墅湖社區集體經濟到了必須轉型的關鍵路口。

獨墅湖社區的難題,也是婁葑街道其他11個動遷社區共同的難題。開發建設25年,園區成為中國開發區建設的“標桿”,作為園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婁葑街道在為之深深自豪的同時,也在不斷思考該如何融入發展大局。近年來,隨著三大新興產業迅猛發展,敏銳的婁葑人看到了新機遇,東富路項目正是一次大膽的嘗試。

對標三大新興產業,意味著獨墅湖創投工業坊項目要投入好幾億元。面對巨大的投入,獨墅湖社區決定聯合其他社區一起抱團發展。12次社區股份合作社社員代表大會、12次舉手表決,很快,12個涉農社區達成了一致:由12個聯社股東共同投資2.52億元,獨墅湖社區土地及現有廠房作價入股、婁葑社區股份合作聯社其他成員以現金投資入股。大家風險共擔,收益共享。

“這一項目的啟動,破解了單個集體經濟只能滾動投資改造和涉農社區賬面資金沉淀的問題,更邁出了集體經濟轉型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一步。”蘇州工業園區婁葑街道黨工委書記傅剛說。

理順機制

“上平臺”讓354個集體資產項目租金上浮11%

輕點手機,就能清楚知道所在社區的集體資產運行狀況。在婁葑,一個嵌入在微信平臺上的“e陽光”平臺,讓所有動遷農民對“家底”一目了然。

集體資產是幾代人辛勤勞動積累下來的財富,事關動遷農民的根本利益。如何保證每一筆資產的“來龍去脈”清清楚楚?股民們的知情權該如何保證?數目龐大的資金又該怎么管?借力“互聯網+”,婁葑街道全力探索“三資”管理運營新模式,從街道主管部門監管、社區“三會”定期議事、重要事項及時公開等方向入手,形成了一套讓集體資產在“陽光”下運行的制度框架。

2017年11月,婁葑街道社區集體資產首次在蘇州農村產權交易中心開標。該標的位于通園路666號2號樓,面積234.7㎡,起拍價38元/㎡/月,租期3年。經過兩輪競價,項目最終由蘇州捷展設計營造工程有限公司競得,成交金額39元/㎡/月,競標增值率2.63%。




上一篇:誰是藥物在細胞內的運輸載體?
下一篇:魏都區:運用五大載體建設“五個魏都”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