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的世界觀



對大多數人來說,愛因斯坦的理論完全是個謎。公眾對待愛因斯坦的態度就像對數學一竅不通的人看數學專著一樣永遠一頭霧水。但是愛因斯坦并非一個與世隔絕的人,他對世界的看法呈現在公共演說、信件以及隨筆寫作中,這些文字構成了愛因斯坦的馬賽克圖像,對公眾而言,這幅圖像清晰可辨。

《我的世界觀》以影響較大的1953年德文版《我的世界觀》為底本,并收錄了《觀念與見解》《愛因斯坦晚年文集》里的及散落別處的相關文章,編譯出一個獨有的《我的世界觀》中文版。其中有20多篇珍貴文章此前從未翻譯成中文出版過。該書出版后獲第十四屆文津圖書獎。閱讀這本書,我們可以大致了解愛因斯坦對人生、科學、教育、戰爭、友誼、自由、宗教等問題的看法。閱讀這本書,就是與一個偉大的靈魂深度對話。

愛因斯坦是猶太人。猶太教是世界一大宗教,也是天主教、基督新教和伊斯蘭教的神學源頭。據路透社2019年3月6日報道,以色列希伯來大學展出了愛因斯坦的110頁手稿,其中許多從未公開展出過。當阿道夫·希特勒上臺后,愛因斯坦放棄了德國國籍,定居美國。他將自己的科學著作和個人著作遺贈給希伯來大學。這份110頁的手稿中,大部分是手寫的方程式,還有幾封用德語寫的私人信件。在一封寫給他終身好友米歇爾·貝索的信中,愛因斯坦說,他為自己從未認真學習希伯來語而感到“羞愧”。作為猶太人的愛因斯坦對宗教與科學關系問題的觀點自然會引發外界特別關注。在英文文獻中,愛因斯坦這方面的論述包括:1930年11月9日《紐約時報》采訪愛因斯坦后發表的《宗教與科學》(ReligionandScience);1939年5月19日愛因斯坦在普林斯頓神學院的講話《科學與宗教l》與1941年在“科學、哲學與宗教研討會”的《科學與宗教ll》;1948年6月在TheChristianRegister上發表的《宗教與科學:勢不兩立嗎?》(Religion and Science: Irreconcilable?)。在《我的世界觀》第一部分中,收錄了愛因斯坦關于宗教與科學關系問題的5篇文章,其深邃的思考極富啟發性。他說:

即使在宗教和科學之間清楚地劃分出各自的領域,這兩者之間仍然存在密切的相互聯系和強烈的互相依賴關系,雖然宗教可以決定目標,但是,在最廣泛的意義上,它已從科學那里學到使用何種手段會促進它所建立的目標的實現。但是,科學只能由那些追求真理和知識熱望的人創造出來,而這種感情又源于宗教領域。同樣屬于這個來源的是如下信念:相信那些在現存世界中有效的規律是理性的,即能用理性來解釋的。我不能想象哪個真正的科學家會沒有這種深沉的信念??梢杂靡粋€比喻表示這一情形:科學沒有宗教是跛足的,宗教沒有科學是盲目的。

他在這段話中告訴我們:宗教與科學之間的關系并非簡單的對立和矛盾關系。事實上,今天學界對科學史以及宗教與科學關系史的研究,都十分支持愛因斯坦的觀點。

當今,科學倫理問題經常引來巨大爭議。21世紀,人類進入生物技術時代,當基因編輯技術可能用于改變人的生命原生狀態而引發公眾恐懼時,公眾對于科學的理解開始出現變異。關于科學倫理的最初思考大概也會追溯到愛因斯坦。1955年7月9日,羅素(Ber?trandRussell)在倫敦發表了《羅素—愛因斯坦宣言》(Russell-ein?stein)。它強調了核武器帶來的危險,并呼吁世界各國領導人尋求和平解決國際沖突的辦法。簽署者包括11名杰出的知識分子和科學家。愛因斯坦在1955年4月18日去世前幾天在宣言上簽了名。重組DNA技術是生物學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迅速發展的結果。1975年2月,由保羅·伯格(Paul Berg)組織的關于重組DNA的阿西洛馬會議(Asilomar Conference)在阿西洛馬海灘(Asilomar State Beach)的一個會議中心舉行。大約140名專業人士(主要是生物學家,但也包括律師和醫生)參加了這次會議,制定了自愿遵守的準則,以確保重組DNA技術的安全性。這次會議以及后來人們對生物技術應用的可能危險的關注,與愛因斯坦呼吁警惕核武器的危險一脈相承,都反映了一個重要觀點:科學的發展需要倫理的約束。在《我的世界觀》中,愛因斯坦說:“要是沒有‘倫理文化’,人類將難以獲救?!苯裉斓奈覀?,應當牢記愛因斯坦這一警示。(李大光)




上一篇:智飛生物(300122.SZ):四價重組諾如病毒疫苗(畢赤酵母)臨床申請獲受理
下一篇:創業板重組上市松綁 配套融資擬恢復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