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RoboTaxi落地為標志,長沙要做自動駕駛產業的“頭雁”



群雁齊飛,最重要的是領頭雁。頭雁勤,群雁就能“春風一夜到衡陽”;頭雁懶,只會“萬里寒云雁陣遲”。

這里說的是“雁陣效應”,其中包含兩層含義。

一是雁群中的“頭雁”,要有擔當的勇氣和智慧,能夠劃破長空,克服困難和阻力,飛行在雁群的前頭,發揮帶頭作用。

一是“協作”,其他大雁合理分工,組成最快最省力的人字形或者一字型的雁陣,形成合力,大家目標一致地以最優化的飛行方式飛向目的地。

在我看來,湖南湘江新區就是長沙自動駕駛產業的“頭雁”。

在它的帶領下,長沙自動駕駛產業的雁陣正在形成,從平臺、生態、產業、應用等多個維度帶領著“雁群”向既定方向飛翔。

搭平臺:搭的是產業聚集的基礎,也是產業發展的必備條件

雁群中既然有分工協作,也就會有利益共享。

湘江新區建設的智能網聯汽車測試區,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視為自動駕駛產業聚集的平臺。

在管理學中,平臺企業或者平臺經濟一般具有三個特征:網絡效應、邊際成本趨零和外部經濟性。

如何理解?

即平臺的優勢被認可之后,用戶會一傳十、十傳百,“聞香而來”。

在形成一定規模,平臺建立起品牌形象后,平臺以及平臺內的用戶在傳遞效應下,其邊際收益會呈現出遞增的趨勢。

整個過程中,平臺形成的是自我增強的虛擬循環,增加了用戶就增加了價值,反過來又吸引更多的用戶,形成螺旋型優勢。

長沙智能網絡汽車測試平臺的意義在于給自動駕駛產業的“雁群”構筑了一個安家筑巢的安樂園,其中既包括自動駕駛研發測試所需的硬件條件,即區別于其他測試區(平臺)的獨特優勢;也包括對平臺入駐企業的利益共享,即研發成果交流、生態合作分工等,能夠讓平臺和企業都產生價值和吸引力。

微信圖片_20191008152243.jpg

比如長沙9月26日啟用的“開放道路智能駕駛長沙示范區”中的100公里高速開放道路,就涵蓋了100多個應用場景,且是國內首條5G+V2X的智慧高速公里,填補了國內高速環境下缺乏測評、示范環境的空缺,主機廠可以從自車行為、環境信息、道路交通信息、交通參與者四個維度信息檢測整個系統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同時提高高速公路的運行和監管質量。其改造范圍、場景數量、道路類型等多個方面都是全國之最。

也正是因為“硬件”條件突出,長沙的自動駕駛產業顯示出極強的虹吸效應。

建生態:“增長極理論”下的“大樹底下好乘涼”

我國經濟學者虞錫君教授在其文章《“大樹底下”的經濟發展模式——論嘉興的“配角經濟”想象》提及一個區域經濟學理論,由法國經濟學家佛朗索瓦·佩魯創立的“增長極理論?!?/p>

該理論認為,在一個區域內集中了主導產業和創新企業的工業中心就是區域增長極,增長極具有兩種效應:“極化效應”和“擴散效應”,分別對應中國的兩句諺語:“大樹底下難長苗”和“大樹底下好乘涼”。

長沙的自動生態聚合正體現出“擴散效應”下“大樹底下好乘涼”的趨勢。

將測試平臺比作大樹,平臺入駐企業則聚集在大樹下面乘涼,并以此形成了極為豐富的產業生態。越來越多的企業入駐,看中的就是在“雁陣”中所能帶來的協同合作。

比如,長沙在整車制造方面,擁有上汽、廣汽、比亞迪等生產線,且在本土制造企業三一重工、中聯重科以及舍弗勒、大陸、博世等國際巨頭的聯動下,上下游產業鏈正趨于完善;在技術布局方面,百度、騰訊、華為等極具分量的互聯網巨頭入駐,帶來了人工智能、云計算、車路協同系統等智能駕駛不可或缺的相關技術。

根據湘江新區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長沙已經聚集了智能網聯汽車重點關聯企業347家,實現了產業鏈、知識鏈、人才鏈、資金鏈、政策鏈“五鏈齊動”。

對于長沙而言,作為新一線城市之一,雖然相比北上廣深等地產業優勢均不明顯,但在木桶效應下,即測試平臺這顆參天大樹的“庇護”下,長沙整體產業優勢獲得了進一步釋放。

特別是2019長沙政府工作報告中,“以高端制造業、高技術服務業為重點,著力打造全國智能網聯汽車創新和產業化高地,推動新區走在人工智能產業發展前列”成為長沙市的新發展目標。與此同時,在新城、新區和新路的空間規劃上,長沙也為自動駕駛的落地,產業生態大樹的成長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興產業:由“頭雁”帶領“雁群”形成活力生態

自動駕駛產業發展需要有統一的愿景,在相同的愿景之下,才會誕生相同的目標。




上一篇:高速標志桿廠家
下一篇:太空人造肉實驗成功!標志人類已邁出重要一步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