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網評:“外交豁免權”讓英美外交關系遭遇“車禍”



原標題:海外網評:“外交豁免權”讓英美外交關系遭遇“車禍”

  

1124795081_15639900686631n.jpg

  資料圖:英國首相鮑里斯·約翰遜。(圖源:新華網)

  近日,還未從“脫歐”的焦頭爛額中脫身的英國首相約翰遜,又不得不忙于解決一場引發了全英民眾憤怒的車禍。

  據英國天空新聞報道,19歲英國青年哈里·鄧恩在8月27日駕駛摩托車在北安普敦郡的克勞頓皇家空軍基地一帶行駛,同時一位名為安妮·薩科拉斯的美國外交官之妻駕車從空軍基地駛出。由于薩科拉斯逆向行車,與鄧恩迎面相撞,后者在被送到醫院后不治身亡。

  此事看似是個交通肇事案,不過,由于涉及外交官家屬,英國警方曾向美方申請取消薩科拉斯的外交豁免權以便進一步調查,但這一申請遭到美方拒絕。隨后,薩科拉斯就利用外交豁免權離開了英國。

  薩科拉斯的這一舉動直接把這起交通肇事案上升到了外交紛爭的層面。用英國《衛報》的說法,這起事件已令首相府措手不及。首相約翰遜8日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明確表示,薩科拉斯“利用外交豁免程序來達到這種目的是不對的”。他還表示,如果美國國務院繼續堅持拒絕取消薩科拉斯的外交豁免權,他可能會直接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商討此事。

  一起車禍為何會引起如此軒然大波?“外交豁免權”怎么就變成了免罪金牌?

  對此,外交學院國際關系研究所副教授凌勝利表示,外交豁免權是根據《維也納外交關系公約》授予外交人員的特權,根據這項特權,外交人員及其親屬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可以不受駐在國法律的管轄。在這起案件中,安妮·薩科拉斯的外交豁免權來自她作為美國外交官的丈夫,這也是為什么北安普頓警方需要向美國方面申請取消她的外交豁免權才能展開進一步的調查。然而薩科拉斯卻在這一特權的庇護下一走了之,拒絕承擔自己違法而應當承擔的責任,美國政府還一味“護短”,讓英國警方束手無策。

  這起事件同時也再度暴露了美國在外交豁免權問題上奉行雙重標準的面目。1997年,一名格魯吉亞外交官在華盛頓撞死了一個十幾歲的小女孩,美國政府隨即向格魯吉亞政府施壓,要求格魯吉亞方面取消這名外交官的外交豁免權,最終導致這名外交官被判刑入獄。凌勝利分析稱,美國這種看似雙重標準的表現更多的是體現了美國在外交方面的霸權心態,外交豁免權本應是相互尊重、對等待遇,但是在實際操作中,美國經常會冒犯他國外交官享有的外交豁免權,而對自己的外交豁免權經常有過多、甚至過度的要求。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由于外交人員是代表派遣國的利益,因此只有派遣國或其外交代表機構有權取消外交人員享有的豁免權。雖然目前英國上下群情激奮,但只要美國方面繼續堅持自己的“雙重標準”,拒絕取消薩科拉斯的外交豁免權,這起交通肇事案就不會有最終真正結案的一天,薩科拉斯也不會為自己無視英國法律的行為付出代價·。

  事實上,外交豁免權被濫用的問題是一個長期以來一直存在問題,小到外交車輛拒絕繳納違法罰單,大到外交官涉嫌走私、謀殺、間諜等惡性刑事案件。這些濫用外交豁免權案件的發生,不但有損派遣國形象和利益,嚴重的甚至會影響兩國的外交關系。而要解決這一問題,必須強調國際關系事務的統一準則, 同時還須強調外交人員應盡的義務及其本身所應有的道德素質, 通過國內立法采取預防措施以及良好的外交關系把濫用外交豁免限制在最低限度。




上一篇:“我從文學里讀懂中國”(眾生相)
下一篇:北京世園會的綠色輻射力
贵州快3开奖结果